刘志彪:我国应重构基于内需的全球价值链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王慧芳
发布时间:2017-03-15
放大缩小

  

  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制造业,是我国提升综合国力、保障国家安全、建设世界强国的必由之路。谈到如何振兴中国制造业,全国政协委员、长江学者、南京大学教授刘志彪表示:“要重构全球价值链与振兴制造业。”

  重构基于内需的全球价值链

  “我国虽然不是世界制造强国,但早已是制造大国。中国制造有今天的地位,与改革开放以来主动深度嵌入全球价值链进行国际代工有直接的关系。”刘志彪说。

  经过过去一段时间的发展,中国基于加入全球价值链的制造业增长模式,既获得机遇和繁荣,也面临挑战。现在,我国的制造业附加值贸易活动,已经到了必须转换发展模式的关键时刻。这是因为,在全球价值链的底部进行国际代工,容易形成严重的产能过剩;陷入成本和价格的比较优势陷阱,忽视产业升级;让中国企业很容易被跨国企业“俘获”和长期锁定在价值链的低端,为未来产业转型升级设置障碍;容易出现严重的收入分配失衡,利润的大头都自动流向了发达国家。

  “我们还应该看到,中国作为巨大的经济体,长期在全球价值链的底部进行国际代工,也会使一些发达经济体认为是中国导致其经济结构失衡,导致其失去了产业竞争优势,被迫向国外转移,出现所谓的‘空心化’趋势,以传统农业和一般制造业为代表的‘旧经济部门’利益受损,导致利润下滑和失业率增加。”刘志彪说。

  因此我们要重构基于内需的全球价值链,建设制造强国,要从全球现有分工格局调整基础上推进。基于内需的、以我为主的全球价值链怎么促进中国制造业的发展?概括来说,一方面可以利用中国巨大的内需、基础的创新促进平台等形成吸收国内外先进生产要素的竞争优势;另一方面,可以趁资本沿价值链大规模地“走出去”的时机,运用“逆向发包”原理,就地吸收发达国家的知识、技术和人才,让这些先进的生产要素进入中国并为中国发展创新驱动型经济作贡献。

  顺应全球价值链重构趋势,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在开放发展中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次,关键要做好几方面工作:一是努力摆脱中等收入陷阱,改革收入分配体制,提升收入和消费的基本现代化水平,大力发展消费的终端市场。二是以中国巨大的内需吸收全球先进生产要素,尤其是吸收先进的人力资本、知识资本和技术资本去发展创新经济,也可以“走出去”利用当地人才开发国内制造业需要的技术和技能。三是构建以我为主的全球价值链,占据价值链的“链主”地位。以“一带一路”战略为依托,在沿线主要城市建设全球价值链的节点关系,以此转移中国具有竞争力的丰富产能,把一些发展中国家纳入我们的制造业价值链体系。四是除了发展消费者驱动的GVC外,还要加入全球创新分工体系,即全球创新链,发展生产者驱动的全球价值链。

  刘志彪说,这个过程中特别要关注两点:一是要实施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二是建立面向制造强国的职业教育体系。前者必然激励创新驱动,后者将重塑工匠精神,提供振兴制造业的高技能人才。

  营造适合制造业发展的环境

  “制造业发展需要耐心,耐心才会培养出工匠;制造业发展需要好的环境,好的环境才能让制造业不浮躁,抵制住各种诱惑潜心做下去。”刘志彪说:“振兴制造业需要‘互联网+’,需要智能化,也需要长期的沉淀和积累。制造业中的很多技术细节,急不得,只能一遍一遍地试验,直至找出最好的解决方案。”

  因此,刘志彪希望国家维持稳定的政策,为制造业营造良好的生存环境。

  要坚决抑制虚拟经济尤其是房地产过旺过火趋势,让实体经济企业能够获取社会平均利润率,这是实体经济企业生存发展的前提,更是走向创新驱动、转型升级的宏观经济环境和基础。要利用竞争政策、环保政策而非行政手段“去产能”,通过资本市场鼓励产业内的优势企业收购兼并,增加制造业企业集中度,增加其调控市场价格的能力。

  在加大对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的同时,运用一切手段鼓励传统产业中的企业在经济周期的底部阶段进行大规模技术改造,如在进口设备一次性全额抵扣的基础上,按1-2倍的比例进一步给予抵扣,以及实施技改全额贴息等。要为制造业中的民营企业减负20%,尤其是要降低其融资成本、高额的社保负担、不必要的、额外的费用支出负担。要鼓励中国制造企业从全球价值链底部开始升级,在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几个重点城市构建企业总部,据此对外适度转移生产、加工、制造环节,以形成以我为主的全球价值链,在开拓内需中形成国家价值链。

  要构建法治化市场营商环境,增加外资、民资等实体经济企业的投资信心,遵守过去给予的优惠政策的承诺,保护和支持民营企业家的创业创新精神。要尽快实施严厉的知识产权、专利保护政策,坚决打击各种名义的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激励制造企业加大自主知识产权的投资,尽快形成核心竞争力。

  谈到制造业领域人才培养和品牌建设时,刘志彪说,技术工人是中国制造业的顶梁柱,是中国制造的未来,必须大幅度提高制造业中技术工人的待遇,实施首席技工制度,并鼓励他们持有企业的股份,跟企业同命运、共成长。要大幅度提高职业技术教育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把一些优秀的大学改造为职业技术大学,对它们实施比“211”大学更加倾斜和优惠的政策扶持力度,而不是让办学水平较低的“三本”院校转制为职业技术学院。要实施“品牌中国”战略,大张旗鼓地表彰中国制造业中为国争光的各类品牌企业、优秀企业家,对在国际竞争中胜出的企业设立“中国工匠”的表彰制度。

  (《中国电子报》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赵强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