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生:振兴实体经济尤其要重视半导体行业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连晓东
发布时间:2017-03-10
放大缩小

  

  3月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正式开幕,从巴塞罗那移动世界大会(MWC)匆匆赶来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TCL集团董事长/CEO李东生带来了一份题为《关于对半导体显示/芯片产业加大支持力度的建议》。在建议中李东生指出,半导体芯片和半导体显示产业是提振我国电子信息产业竞争力最重要的基础,建议国家采取切实有效的综合措施支持这些产业的发展。

  一向强调以实体经济“挺起中国经济脊梁”的李东生再次谈到了国家振兴实体经济的英明决策——中国正在从全球电子信息产业的跟随者变成领先者,但是在以半导体显示和半导体芯片为代表的电子信息核心基础产业还非常薄弱,需要花大力气支持,期待有更多具体措施出台。

  机会已来,现实依旧严峻

  当前电子信息产业最热门的是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前沿领域,李东生为何特别重视显示、芯片等“传统”产业?TCL是一家以消费类整机为主的电子信息企业,半导体显示和半导体芯片只是其一小部分业务,为何李东生尤其重视上游半导体业务?应该说,凭借35年电子信息产业一线指挥经验和一个老电子人的情怀,李东生明白中国企业进军上游的机会已经成熟了,而且这一高地,中国不占领不行。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电子信息产业的一个蓬勃崛起的力量,正在从跟随者变成领先者,但是在资本和技术密集的核心基础产业方面,中国企业还是需要继续努力。”李东生说。

  上游半导体芯片和半导体显示产品是所有电子信息产品的基础,智能化时代越来越多终端都需要存储、处理、传感芯片和显示屏,中国是电子信息产品的生产和消费大国,也是上游芯片的“消费大国”。

  根据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自2009年以来,我国集成电路进口金额经常超过原油,成为排名第一的“进口大类”。2016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金额为2270亿美元,是进口金额为1165亿美元的原油产品的近两倍。

  不掌握上游技术的最大问题还是受制于人,上游企业对产品或价格进行卡脖,下游企业没有任何办法。李东生告诉记者,去年下半年半导体芯片存储器价格上涨非常快,很大的原因就是这个行业之前由于资本回报率不高,大家都不愿意投,而需求在过去几年出乎意料快速增长,所以价格上涨很快。“预测对存储的需求还将快速增长,它还可以是我们投入的方向。”李东生表示。

  李东生告诉记者,我国半导体显示发展早于半导体芯片,目前在一些前沿技术,如在印刷显示和柔性技术方面,与全球最顶级企业的差距只有一点点,因此,在这些前言技术上,中国已经有了弯道超车的机会。在这些领域,应该投入巨大资源,鼓励创新,通过打造国家级制造业创新中心等方式,为该领域尽快赶上发达国家技术水平创造条件,形成制造业创新驱动、产学研协同发展的新格局,切实提高制造业创新能力。

  掌控上游,非一日之功

  2016年,三星电子遭遇其旗舰手机Galaxy Note7爆炸风波,手机业务销量一跌再跌,三星品牌受到重创,三星电子遭遇的几乎是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但是,在三星电子背后,不为消费者了解的是一个显示面板、半导体领域的强大帝国——三星集团已经是全球AMOLED显示屏、DRAM/NAND存储芯片等方面的统治者,居垄断地位。去年下半年,上游面板和存储芯片涨价,三星上游业务板块赚了盆满钵满。于是,业内对三星这样评价:“在手机上损失再多,只要上游稍微涨点价,(损失的)轻轻松松就赚回来了。”

  而三星一直是TCL学习的标杆。近10年前,TCL以三星为榜样,按垂直整合型企业进行战略布局,标志性举措就是成立华星光电,投资245亿元巨资进军上游面板业务。接着,TCL又参股Mlogic等两家芯片设计公司。李东生在近年的多次采访中强调,三星是TCL对标学习的对象。三星遭遇危机时的厚实“家底”,显然让所有电子从业者慨叹和艳羡,尤其是李东生。

  但是,三星的垂直产业帝国不是一日建成的。这一点,企业家比谁都清楚。“核心技术产业投资大见效慢、技术门槛高,企业需要努力突破技术门槛,需要投入,需要时间积累,企业家应该以坚韧不拔的精神往前推进我们的业务。但我们也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的理解和帮助。希望国家一些产业政策能够帮助企业比较快地经历这一个阶段。”李东生表示。他在《建议》中写道:据了解,韩国为了鼓励本国企业在电子信息核心产业的投资发展,针对半导体显示及半导体芯片产业新工厂设备投资的10%,直接抵减投资企业的企业所得税……

  企业是主体,政府扶一程

  事实上,一直以来,国家对集成电路和上游材料设备十分重视并扶持有加。但是,以前更多通过“工程”做项目,消耗政府的资源较大,但实际效果并不好,与市场脱节严重。2014年6月,国务院印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部署发挥国内市场优势,营造良好发展环境,激发企业活力和创造力,带动产业链协同可持续发展,并提出了从追赶到超越的跨越式发展目标。随后,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成立,强调采用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的模式,解决上游芯片的部分资本金问题。

  “半导体显示和半导体芯片投资门槛很高,每个项目的投资动辄超过500亿元。而且这些项目技术门槛高,项目规划、建设、爬坡周期长,投资回报期较长,社会资本很少敢于投资,一般只能靠企业自己。企业是这些重资产项目的投资主体,企业承担主要的责任。”李东生表示,“同时,按照目前政府的政策,给予项目15%资本金的投入,这些钱企业是要还的,企业作为经营主体,承担资本金回报的安全责任,政府既以项目资本金的形式给企业提供了实在的帮助,又不干预企业的决策和运营,也不承担经营责任,我认为这样的政策很好。”

  但是,基础产业的资本投入大,技术门槛高,而中国企业进入比较晚,面临的挑战和压力也就更大。李东生表示:“我们尚处在投入的前期,有明显的劣势,人家进入这个产业时间比较早,设备折旧大部分已经完成了,而我们新进入这个领域,新投入设备的折旧费用是很大的负担,同台竞争没有竞争力。”因此,李东生提出,希望政府在产业投入的前期,在量产爬坡期,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能在财税政策等一系列政策上给予特别的支持,帮助企业快速度过最艰难的时期。

  “这个产业发展的前期可能是5到8年。我认为我们进入这个产业有5到8年的时间,就应该可以和国外同行平等竞争了。企业不可能长期依赖政府的支持,这些支持政策都应该是阶段性的,我们也一定要以这期限为目标,坚韧不拔,持续努力。”李东生表示。

  (《中国电子报》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赵强
分享到:
0